帕斯捷尔纳克代表作,二十世纪守旧文化艺术概

来源:http://www.cn-hybs.com 作者:历史世界 人气:108 发布时间:2019-09-13
摘要:20世纪是人类历史最为动荡不安的时代。帝国主义战争、无产阶级革命战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独立和解放、世界性的经济危机等等,让人难以平静。同时,20世纪又是人第三次被发现的

20世纪是人类历史最为动荡不安的时代。帝国主义战争、无产阶级革命战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独立和解放、世界性的经济危机等等,让人难以平静。同时,20世纪又是人第三次被发现的时代。在社会主义国家,由于马克思主义的广泛传播,人们更侧重于肯定人的主体性。这种主体性在改造旧世界、创造新生活的火热斗争中,转化成巨大的精神力量,体现出主人翁的崭新姿态。在资本主义国家,由于资本主义的社会现实和各种非理性的哲学社会思潮,人们发现自身更加受制于环境,人在现实面前不仅无能为力,传统文学中的英雄气概正在丧失,而且已经异化成为非人,成为荒诞的存在,处在一个没有道德、没有信仰的“精神荒原”上。 20世纪文学是20世纪现实生活的反映和折射,具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多元性。但从总体上看,可以分为与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浪漫主义和无产阶级文学一脉相承但又有所创新的传统文学,和反传统的、具有强烈内倾性、实验性的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文学。 一、影响文学的诸要素 l.十月革命 十月革命是人类历史上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它使无产阶级的革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受压迫阶级的解放吹响了号角。之后,许多国家相继成立了共产党,领导本国人民进行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鼓舞了人民的斗志,增强了人民的信心,焕发了人民的热情。这就构成了20世纪无产阶级文学的主要内容。 2.世界大战 两次世界大战是人类的灾难,不仅破坏了物质文明、毁灭了数不清的生命,而且摧毁了人类关于自身和世界前景的乐观信念,使世界的秩序、传统的道德观念彻底崩溃,让敏感的知识分子悲观失望。但是,它也唤醒了一切爱好和平的人的觉悟,激发了他们的英雄主义气概,使他们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反法西斯斗争中去。所以描写战争的灾难和感受、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凶残,歌颂英雄主义等,也成为20世纪传统文学的内容和主题。 3.社会矛盾 资本主义社会中固有的种种矛盾如劳资矛盾、物质增长与道德堕落、工业文明与人的本质的失落等,仍然吸引着20世纪作家关注现实;而30年代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更使一大批作家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有深刻的认识,从而急剧地向左转,形成“红色的三十年代”的格局,使得左翼文学蓬勃发展。另外。苏联国内的种种矛盾也使得苏联社会主义文学增加了批判性和现实性。 4.现代哲学社会思潮和现代主义文学 现代哲学社会思潮如叔本华的悲观主义哲学、尼采的超人哲学、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以及弗洛伊德的无意识学说,不仅影响了现代主义文学,而且也影响了20世纪传统文学,使它们获得了新的思想和视角,为“向内转”提供了条件;而现代主义文学中的某些技巧也丰富了传统文学的表现手段。 二、文学特征 l.20世纪传统文学继承了19世纪现实主义文学反映现实、张扬人道主义的传统,反映复杂的阶级和经济关系,反映弱小者的苦难和建设新生活的历程,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呼吁人类和平,支持弱小民族,在政治国际舞台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2.20世纪传统文学更注重人的精神和个性探索,注意挖掘物质对精神的重压以及随着传统信仰和价值观念的丧失而来的悲观厌世、空虚无聊、失落无依之感,尤其注重写敏感的知识分子的复杂的内心世界。 3.艺术上,20世纪传统作家仍坚持文学反映时代的现实主义原则,注重情节结构、形象和语言的完整连贯.但也吸收了许多现代主义的表现手法,如象征、荒诞、意识流、多层次立体交叉结构等等,并从其它艺术形式如电影、电视、新闻报道中借鉴了一些有益的方法。凡是成就突出的作家,往往是把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结合在一起的。 在20世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传统文学倾向的作家占了一大部分。 三、文学状况 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创建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同时诞生了苏联文学。 苏联文学有着鲜明的特征:继承了19世纪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结合时代和新的文学要求,不断进行新的探索,具有强烈的政治倾向性、战斗性和乐观主义色彩;植根于十月革命后的社会生活土壤,站在时代的高度,运用无产阶级思想观察和描写现实,表现新的主题和新的人物;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被规定为文学的基本创作方法,要求从现实的革命发展中真实地、历史具体地描写现实,并以社会主义精神教育人民;个人崇拜、极左思潮导致文学受到过多的行政干预,对现实主义作了狭隘的理解,忽视包括浪漫主义在内的非现实主义文学,讽刺性作品曾受到冷落排斥,并忽视文艺的娱乐、审美功能。 苏联文学的发展,随着重大的社会变迁和文艺思潮的演变,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一、1917年至30年代初。十月革命胜利之后,苏联国内阶级斗争极其尖锐复杂,文艺领域内的斗争也异常激烈。作家队伍复杂,文艺思想混乱,派别林立,团体丛生,相互论战不已。除十月革命前夕成立的“无产阶级”文化协会外,其影响较大的有“谢拉皮翁兄弟”、“岗位派”等。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矛盾,永不休止的论争,导致了20年代上半期苏联文学界的复杂现实。为匡正思想偏激,结束混乱局面,使作家能集中精力致力于创作,促进文坛的繁荣,俄共从文学论争的实际出发,先后颁布了一系列文件,鲜明地体现了既反“左”又反“右”的辩证观点,对统一当时苏联文学界的思想,广泛团结作家队伍,加强党对文学的领导,促进无产阶级文学事业的繁荣和发展,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此后,不同团体和流派的作家思想上有所接近,一大批“同路人”作家向党组织靠拢,一大批年轻作家迅速成长,无产阶级文学队伍迅速壮大,这就为苏联作家联盟的建立奠定了基础。绥拉菲莫维奇的《铁流》、富尔曼诺夫的《恰巴耶夫》以及法捷耶夫的《毁灭》这3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就是在这个时期问肚的。 马雅可夫斯基的长诗《放开喉咙歌唱》揭开了30年代诗坛的序幕。别德内依、叶赛宁、勃洛克等着名诗人,都从不同角度拨动时代的音弦,唱出了苏联各族人民的共同心声。当时小说创作逐渐趋于繁荣,主要作品有拉甫列尼约夫的《第四十一》、布尔加科夫等。表现劳动热情,反映社会主义建设的作品开始出现。左琴科的讽刺性小说也崭露头角,但有争议。扎米亚京于1921年创作讽刺性小说《我们》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戏剧创作也出现了初步繁荣。较着名的戏剧作品有:特列尼约夫的《柳波芙·雅罗瓦姬》,维什涅夫斯基的《乐观的悲剧》等。 符拉基米尔·符拉基米洛维奇·马雅可夫斯基是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诗歌的奠基人,是一位以诗歌为武器的宣传鼓动家和诗坛上的革新者。他独树一帜的诗歌创作,为苏联诗歌的发展开辟了光辉的道路。他早年受未来派影响,表达了对资本主义社会的不满和抗议,辛辣地讽刺和抨击了沙俄社会的黑暗腐朽。他的主要诗作有长诗《穿裤子的云》、革命抒情诗《向左进行曲》等。国内战争时期,他投身于“罗斯塔之窗”的革命宣传工作,两年内写了600多首诗,在揭露敌人、鼓舞人民斗志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他的讽刺诗《开会迷》受到列宁的高度评价。1924年创作的长诗《列宁》标志着诗人的创作进入了新的阶段。长诗《列宁》塑造了革命导师列宁的光辉形象,歌颂了列宁对俄国革命的巨大贡献,表明列宁及其事业将永垂不朽。1927年,诗人写成长诗《好!》,这是继《列宁》之后的又一力作。《好!》描写了苏维埃共和国从诞生、巩固到繁荣昌盛的全过程,被誉为苏联革命的英雄史诗。他的讽刺喜剧《臭虫)尖锐抨击了种种不正之风。1930年发表的《放开喉咙歌唱》是他从事文学创作的纲领和20年创作的总结。 二、30年代初至50年代初。1934年第一次全苏作家代表大会召开,苏联作家协会建立,确立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原则。在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原则的指导下,作家们积极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的火热斗争生活中去,以各种不同的体裁,各自不同的体验,创作出了大批作品,苏联文学出现了一个被称为“红色的30年代”的空前繁荣的局面。阿·托尔斯泰写出了知识分子同人民的结合过程。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揭示了新人的成长。小说的繁荣标志着苏联文学的成熟。 30年代的肃反扩大化导致一些作家被捕。阿赫玛托娃和帕斯捷尔纳克等人的作品,布尔加科夫的小说《大师和玛格丽特》等当时均未能问世。 卫国战争中,作家们以他们的鲜血和生命创作出了大量的各种体裁的作品。特瓦尔多夫斯基的长诗《瓦西里·焦尔金》、伊萨科夫斯基的诗篇、西蒙诺夫的中篇《日日夜夜》、法捷耶夫的长篇《青年近卫军》的剧本《前线)等都反映了苏联人民的反法西斯斗争。 这个时期,文艺评论的严重错误和极左路线,给文坛带来一定危害。对左琴科、阿赫玛托娃的粗暴批判,“无冲突论”的抬头,不但严重伤害了许多作家,大大挫伤了作家们的创作积极性,而且造成了公式化、概念化、粉饰生活、回避矛盾的作品大量出现,巴巴耶夫斯基的小说《金星英雄》、包戈廷的电影剧本《带枪的人》等即是此类作品。这种不良现象和恶劣倾向,直到斯大林逝世以后,才在1954年第二次全苏作家代表大会上得以比较彻底的纠正。尽管这样,这一时期仍有波列沃依塑造英雄人物的《真正的人),柯切托夫描绘工人家庭的《茹尔宾一家)等好作品问世。 三、50年代至90年代初。50年代,苏联文艺界展开对“无冲突论”的批判。接着当局进一步号召苏维埃文学和艺术“积极干预生活”,“大胆地表现生活的矛盾和冲突”。于是,一批能够比较真实地反映现实生活中各种矛盾的作品出现了。苏联当代文学的“第一只春燕”奥维奇金的农村特写《区里的日常生活》打出了“暴露文学”的旗帜。作者通过对现实生活的深刻概括和剖析,大胆提出了战后农村存在的官僚主义使农民失去生产积极性的社会问题。作品发表后,立即在评论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其后,特罗耶波利斯基,田德里亚科夫的《伊凡·楚普罗夫的堕落》和《死结》,女作家尼古拉耶娃的《征途中的战斗》和《拖拉机站长和总农艺师》的特写集《今年的春天在蒲扬诺夫卡》的小说《不是单靠面包})等一系列以“写真实”着作的作品纷纷问世。列昂诺夫的长篇《俄罗斯森林》被称作半个世纪以来俄国人民的真正史诗般的作品。小说通过主人公林学家维赫耶夫的坎坷一生,极力探索人生幸福的哲理,揭露社会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俄罗斯森林作为一种象征贯穿于作品始终。 作为新的历史阶段标志的是爱伦堡的中篇小说《解冻》。解冻文学的作家作品还有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的《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特瓦尔多夫斯基的长诗《焦尔金游地府》等。索尔仁尼琴的小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描写了苏联集中营的生活,开启了“集中营文学”的先河。 爱伦堡写的是1953年冬季至1954年春天这段转折时期某工厂发生的变化。小说塑造了一个自私、保守、僵化的官僚主义典型茹拉甫辽夫。他是工厂厂长,但不关心工人的死活,只追求高指标,结果造成了工人死亡的严重事件而被撤职,妻子也和他离异。由于这部小说题材的敏感和重要,反映的是“关心人”、“爱护人”这一主题,很富有时代性,发表后产生了重大影响,很快出现了一批类似的引人注目的作品。西方评论界把这股文学潮流称之为“解冻文学”,认为小说的结尾“你看,到解冻时节了”的“解冻”影射斯大林“个人崇拜”时代已经结束,“春天就在眼前了”。“解冻文学”开启了文学反映现实生活的另一途径。 在“解冻”思潮推动下,帕斯捷尔纳克写出了经过长期构思的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该书于1956年曾向《新世界》杂志投稿,未能发表。1957年,这部作品在意大利出版后5!起轰动,很快译成15国文字。1958年瑞典科学院宣布授予作者该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小说以十月革命前20年到革命后10年的重大历史事件为背景,描写了知识分子日瓦戈从投身革命到对革命的现实不满的过程。他既反对反革命白匪军的惨无人道,又不赞成革命的暴力,思想恐惶,命运坎坷。小说被西方利用,他们通过日瓦戈医生形象,攻击社会主义制度“不人道”,宣传“知识分子不接受十月革命”,“怀疑共产党”。苏联国内对此反应强烈,作协立即决定开除帕斯捷尔纳克的会籍.共青团中央书记要求驱逐作家出境。在这种情况下,帕斯捷尔纳克以公开信的形式作了检讨,宣布拒绝接受诺贝尔奖金。 1956年底,肖洛霍夫的着名中篇小说《一个人的遭遇》发表,成为文坛的一件大事。该作品高举人道主义旗帜,不仅暴露法西斯侵略的罪恶,更描写了战争给普通人带来的悲剧,在苏联当代文学中具有开拓意义。此后,这类作品纷至沓来,它们在艺术上震撼人心,催人泪下。 60年代前后,一批青年作家崛起。一些受《一个人的遭遇》的影响而重视细节真实、描写卫国战争的作品问世,在战争题材的创作上取得了新的突破。这类作品大多以前线的“一寸土”、“弹丸之地”为背景.刻画在战争岁月中普通战士细腻的内心世界,感染力极强。着名作品有巴克兰诺夫,邦达列夫的《营队请求火力支援》,贝科夫的《第三颗信号弹》,阿纳尼耶夫的《坦克成菱形前进》等。这些小说大都描写普通士兵、下层军官在战场上的遭遇和真实的感受,描写范围较小,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一寸土”文学。这种作品时间跨度不长,但对战地环境、战争气氛描写得非常逼真,因此又得名“战壕真实派”。这派作家十分强调描写的真实性,尽力克服粉饰现实的倾向,突出战壕真实,渲染战争的残酷,突出普通人在战争中的不幸,描写无谓的牺牲和人的求生本能等。这些作品,较之过去的同类题材小说,在对普通人的刻画方面大大前进了一步。 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中期,苏联文学中揭露农村阴暗面,鞭挞官僚主义,积极干预生活的作品占主导地位。奥维奇全是其主要代表。50年代初他发表了《区里的日常生活),之后又发表了《在前沿》等作品。《区里的日常生活》通过包尔卓夫和马尔登诺夫两个区委书记不同领导作风的对比,揭露苏联农业管理中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命令主义等弊病,在苏联文学界产生了很大影响。《在同一个区里})矛头不仅指向农村中的官僚主义,而且指向他们的后台——更高级、有资历、与莫斯科的最高官员有联系的人。奥维奇金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拓荒作用。 勃列日涅夫时期,在文艺政策上,提出“既反对抹黑,也反对粉饰”的口号,要求文艺适应苏联的远景发展规划,适应发达的科学技术。这个时期的文坛趋于平稳,总的倾向是:强调写“正面人物”,写“时代真实”,写“生活的美”,大力提倡“社会主义人道主义”;对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理解,则是一种“真实地描写生活的历史的开放的体系”。60年代初期“战壕真实”的写法开始与“司令部真实”结合起来,即既写前沿阵地血肉搏斗的激烈场面,也写高级指挥人员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运筹帷幄,力求反映战争或战役的全貌,对历史事件进行综合概括,表现出当代人对历史事件的规律性认识。这样的作品人物众多,上至大本营的最高统帅,下至战壕里的士兵,情节发生的地点忽而前线,忽而后方,因此多用复式结构,多层次多线索,形成了气势磅礴的历史画面,被称为“全景文学”或“全景小说”。代表作品有西蒙诺夫的军事题材三部曲《生者与死者)、军人不是天生的》、最后一个夏天),恰科夫斯基的《围困》等。 西蒙诺夫的军事题材三部曲,从一个侧面比较完整地反映了卫国战争从1941年6月德军突袭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到1944年夏天苏军全面反攻将德军赶出国境的全过程,对战争事件作了全景性的描写,在卫国战争题材作品中占有重要地位。 恰科夫斯基的《围困》是战争题材小说中规模最大、篇幅最长的一部。全书180万字,分5部,从卫国战争的前一年写到1943年列宁格勒围困被解除整整4年的战争。小说描写了列宁格勒被围困期间的日日夜夜,真实地表现了卫国战争中的重大战役——列宁格勒保卫战的真实情况。《围困》像一部编年史,以列宁格勒保卫战为主线,把前线战争与外交斗争以及苏联国内的生活紧密结合起来,塑造了斯大林、莫洛托克、伏罗希洛夫、希特勒、戈林、希姆莱。戈培尔等形象。

帕斯捷尔纳克是苏联著名诗人、作家,代表作为《日瓦戈医生》,也因此作品获得了1958年诺贝尔文学奖。他生于莫斯科一个犹太人家庭,曾在德国马尔堡大学学习,诗集《云雾中的双子座星》、《生活是我的姐妹》是他的代表作之一。虽然,帕斯捷尔纳克得到了诺贝尔奖,但因为苏联文坛的攻击,他最终被迫拒绝了该奖项。1960年,帕斯捷尔纳克逝世,1989年,他的儿子替他领到了诺贝尔奖。人物经历图片 1帕斯捷尔纳克 1890年2月10日,帕斯捷尔纳克出生在莫斯科一个被同化的犹太家庭。母亲罗莎莉亚·考夫曼是一位钢琴家,也是鲁宾斯坦的学生;父亲列昂尼德·帕斯捷尔纳克是莫斯科美术、雕塑、建筑学院教授,著名画家,曾否认自己的犹太背景,接受洗礼,并曾为托尔斯泰作品画过插图。除了家学的渊源,帕斯捷尔纳克曾接触过的当代文学艺术界的多位名家,对他也有深远的影响,包括托尔斯泰、斯克里亚宾、里尔克、赫玛尼诺夫。 1909年,帕斯捷尔纳克考入莫斯科大学法律系,后转入历史语文系哲学班。 1912年夏,赴德国马尔堡大学,在科恩教授指导下攻读德国哲学,研究新康德主义学说。 1913年,开始同未来派诗人交往,在他们发行的杂志《抒情诗刊》上发表诗作,并结识了勒布洛夫和马雅可夫斯基。他以后的创作受到未来派的影响。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帕斯捷尔纳克回国,因腿部有残疾而免服兵役,暂在乌拉尔一家工厂当办事员。同年,他的第一部诗集《云雾中的双子星座》问世。 1916年,他出版第二部诗集《在街垒之上》,步入诗坛。 1917年,十月革命后他从乌拉尔返回莫斯科,在苏维埃政府人民教育委员部图书馆供职。帕斯捷尔纳克的家庭受到冲击,父亲曾一度遭到流放。 1921年,他的父母携两个妹妹流亡国外,他则一直留居国内,在苏维埃政府人民教育委员部图书馆供职,并从事文学创作。1923年,帕斯捷尔纳克和家人一起在柏林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然后回到了莫斯科。 1922年至1932年,迎来诗歌写作高峰;二十年代后期,受到“拉普”(俄罗斯无产阶级作家联合会)攻击,作品发表艰难,转而翻译许多西欧古典文学名著,诸如莎士比亚的悲剧和十四行诗、歌德的《浮士德》等,译文极为优美,别具文采,被认为是最好的俄文译本,在译界享有盛名。 1934年,在苏联第一次作家代表大会上,被布哈林树为诗人的样板,取代马雅可夫斯基和别德内,但因无法适应时代需要,一年后又被逝世的马雅可夫斯基所取代。 大清洗运动中,帕斯捷尔纳克虽曾被关押、审讯但最终免遭镇压,因为他翻译的格鲁吉亚诗人的作品,得到斯大林的赞赏。 1943年,苏联卫国战争期间,奔赴奥勒尔战场采访和报道战事,写有战地特写和报告文学作品。 1945年起,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使作协领导人加大压制力度。 1947年,受到苏联莎士比亚研究者斯米尔诺夫的横加挑剔,致使已经排版两卷莎翁译文无法出版;三月,作协书记苏尔科夫在《文化与生活》杂志发表《论帕斯捷尔纳克的诗》,指责他视野狭窄、内心空虚、孤芳自赏,未能反映国民经济恢复时期的主旋律;潜心撰写《日瓦戈医生》。 1949年10月9日,情人伊文斯卡娅被作协诬告逮捕,受尽恫吓折磨,后被关入劳改营五年,此为作协阻止《日瓦戈医生》创作的狠毒手段。 1956年,完成《日瓦戈医生》,书稿同时交由《新世界》杂志和文学出版社:《新世界》编辑部退稿否定,并附上一封由西蒙诺夫、费定等人签名的信,严厉谴责小说的反苏和反人民的倾向;文学出版社同样拒绝出版。 1957年,意大利出版商费尔特里内利通过伊文斯卡娅读到《日瓦戈医生》手稿,几经周折抢先在米兰出版了意文译本,立即引起强烈反响。 1958年10月23日,瑞典文学院宣布将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帕斯捷尔纳克,以表彰他“在现代抒情诗和俄罗斯小说传统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作家欣然致电瑞典文学院,表示他“无限的谢意、感动、安慰、惭愧”。获奖消息在前苏联引起轩然大波,作品受到严厉批判,本人也被开除作协会籍,并受到各种威胁恐吓,于是被迫拒绝诺贝尔文学奖,成为诺奖历史上唯一一位不仅未曾因获奖而取得荣誉,却反而招致屈辱和灾难的作家。 1958年11月6日,帕斯捷尔纳克有关获得诺奖的“悔过书”在《真理报》发表,并写信给赫鲁晓夫恳求不要采取极端措施。同年12月15日,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 1958年以后,帕斯捷尔纳克退休回到莫斯科郊区帕特莱肯的寓所里,以领取养老金度日。 1959年完成的最后一部诗集《到天晴时》,流露出他悲凉的心境。 1960年5月30日,帕斯捷尔纳克由于癌症和精神抑郁,孤独地在莫斯科郊外彼列杰尔金诺寓所中病逝。官方并未举行任何追悼仪式,只报上发消息:“文学基金会会员帕斯捷尔纳克逝世”;其诗歌追随者自发在作家村贴出讣告,当局震怒,逮捕其情人伊文斯卡娅及女儿,至赫鲁晓夫下台才被释放。 1982年起,苏联开始逐步为帕斯捷尔纳克恢复名誉,1986年,苏联作家协会正式为帕斯捷尔纳克恢复名誉,并成立了帕斯捷尔纳克文学遗产委员会。 1987年,苏联作家协会撤消了1958年作出的开除帕斯捷尔纳克会籍的决议。帕斯捷尔纳克故居纪念馆也正式对外开放。继1986年苏联出版帕斯捷尔纳克的两卷本作品之后,出版了一本由帕斯捷尔纳克之子叶夫根尼·帕斯捷尔纳克写的他父亲的传记,小说《日瓦戈医生》也于1988年公开出版,在帕斯捷尔纳克百年诞辰的1990年出版了他的全集。 1989年12月10日,其子叶夫根尼·帕斯捷尔纳克代领诺贝尔奖。帕斯捷尔纳克代表作图片 2帕斯捷尔纳克一家 帕斯捷尔纳克的代表作为《日瓦戈医生》。他因此作品获得1958年诺贝尔文学奖,后因受到苏联文坛的猛烈攻击,被迫拒绝诺贝尔奖。 《日瓦戈医生》描述俄国医生尤利·安得列耶维奇·日瓦戈与妻子冬妮娅以及美丽的女护士拉拉之间的三角爱情故事,被认为是一部带有自传体裁的作品。小说通过描写日瓦戈医生的个人际遇,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表现了俄国两次革命和两次战争期间宏大历史的另一侧面战争的残酷、毁灭的无情、个人的消极。 《日瓦戈医生》是帕斯捷尔纳克一生创作的总结,是他晚年呕心沥血的结晶。这部小说曾引起苏联和世界文坛数十年的激烈争论。西方的苏俄文学专家们把它称为“一部不朽的史诗”,“开启俄国文化宝库和知识分子心扉的专门钥匙”,“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帕斯捷尔纳克名言 终有一天,我将归来,以雪崩的姿态。 童年,好像飞机,在我们成年以后,还常常飞回去加油。 革命的独裁者之所以可怕,并非因为他们是恶棍,而是他们像失控的机器,像出轨的列车。 人不是活一辈子,不是活几年几月几天,而是活那么几个瞬间。 可是场次早就有了安排,终局的到来无可拦阻。我孤独,伪善淹没了一切。活在世,岂能比田间漫步。 他们走着,不停地走,一面唱着《永志不忘》,歌声休止的时候,人们的脚步、马蹄和微风仿佛接替着唱起这支哀悼的歌。 一个人可以是无神论者,可以不必了解上帝是否存在和为什么要存在,不过却要知道,人不是生活在自然界,而是生存于历史之中。 你的长裙絮语,像一朵雪莲,抚慰着四月的安详。 你看,思想深处,啄木鸟、乌云和松果,小熊和针叶,全都化成了苍白的飞沫。 我们一辈子都是在舞台上,但绝非每个人都有能力自然地扮演他出生以来就被赋予的那个角色。帕斯捷尔纳克事件图片 3帕斯捷尔纳克 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安德斯·奥斯特林将《日瓦戈医生》同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相提并论,称小说有“一种强烈的爱国精神贯穿全书,毫无空洞的政治宣传的痕迹”。又说,“凭着这部作品的丰富的引证,强烈的地方色彩,以及直率的心理,证明了一个事实:文学的创作力在苏俄尚未绝迹。我真难以相信,苏俄竟会禁止在它的诞生地出版”。1958年10月23日,瑞典文学院宣布将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帕斯捷尔纳克,以表彰他“在现代抒情诗和俄罗斯小说传统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作家欣然致电瑞典文学院,表示他“无限的谢意、感动、安慰、惭愧”。西方政界、文化界和媒体对此进行大肆的政治性宣传,称《日瓦戈医生》的出版是“自由俄国之声的重新崛起”。 上述言论更加激怒了当时的苏联领导人。《真理报》《文学报》等报刊纷纷发表批判文章,谴责《日瓦戈医生》“恶毒嘲讽社会主义革命和苏联人民”,抨击帕斯捷尔纳克“缺乏公民的良心和人民的责任感”,“是苏联的叛徒”,等等。紧接着,苏联作家协会宣布开除他的会籍,莫斯科作家协会要求政府剥夺他的苏联公民权,共青团中央要求将他驱逐出境,塔斯社受权发表声明“如果帕斯捷尔纳克到瑞典领奖后不再回国,苏联政府将绝不留难”。在接踵而至的强大舆论和政治压力下,帕斯捷尔纳克在1958年10月29日被迫致电瑞典文学院,电文说:“鉴于我所从属的社会对此种荣誉的用意所作的解释,我必须拒绝这份已经决定授予我的、不应得的奖金。祈勿因我自愿拒绝而不悦。”1958年10月底,帕斯捷尔纳克致函赫鲁晓夫,一再表示自己“自愿”拒绝受奖,“热爱祖国之心至死不变”,请求不要将他驱逐出境。同年11月初,他又写信给《真理报》作了公开检讨,信中说:“《新世界》杂志编辑部曾警告过我,说这部小说可能被读者理解为旨在反对十月革命和苏联制度的基础。现在我很后悔,当时竟没有认清这一点。”1958年11月5日《真理报》刊出了这封致编辑部的信,至此,“帕斯捷尔纳克事件”方才平息。人物评价 高尔基:“这是真正诗人的声音,而且是位有社会意义的诗人的声音”。 利亚·爱伦堡:“帕斯捷尔纳克能听到别人听不到的东西,听到小草的生长,心脏的跳动,但听不到时代的脚步声。” 布哈林:“我们当代诗歌界的巨匠”。 诺贝尔文学奖:“当代抒情诗和伟大的俄罗斯叙事诗文学传统领域所取得的重大成就”。 以赛亚·伯林:“多年来苏联批评家一直指责他太深奥、复杂、繁琐,远离当代苏联现实。我想他们指的是他的诗既没有宣传性,也没有粉饰性。但如果指的是他的创作只写个人的世界,只说私人的语言,或所谓闭门谢客,刻意与他生活的世界相隔绝,那这种指控是毫无根据的。”“俄罗斯文学史上所谓‘白银时代’的最后一位也是其中最伟大的一位代表。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很难再想出一位在天赋、活力、无可动摇的正直品性、道德勇气和坚定不移方面可与之相比的人。”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历史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帕斯捷尔纳克代表作,二十世纪守旧文化艺术概

关键词:

上一篇:斯大林怎么会精晓原子弹的潜在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